一個心理學教授到瘋人院參觀,瞭解瘋子的生活狀態。一天下來,覺得這些人瘋瘋癲癲,行事出人意料,可算大開眼界。想不到準備返回時,發現自己的車胎被人下掉了。“一定是哪個瘋子幹的!”教授這樣憤憤地想道,動手拿備胎準備裝上。事情嚴重了。下車胎的人居然將螺絲也都下掉。沒有螺絲有備胎也上不去啊!教授一籌莫展。在他著急萬分的時候,一個瘋子蹦蹦跳跳地過來了,嘴裏唱著不知名的歡樂歌曲。他發現了困境中的教授,停下來問發生了什麼事。??

    教授懶得理他,但出於禮貌還是告訴了他。

    瘋子哈哈大笑說:“我有辦法!”他從每個輪胎上面下了一個螺絲,這樣就拿到三個螺絲將備胎裝了上去。

  教授驚奇感激之餘,大為好奇:“請問你是怎麼想到這個辦法的?”?瘋子嘻嘻哈哈地笑道:“我是瘋子,可我不是呆子啊!”

    其實,世上有許多的人,由於他們發現了工作中的樂趣,總會表現出與常人不一樣的狂熱,讓人難以理解。許多人在笑話他們是瘋子的時候,別人說不定還在笑他呆子呢。做人呆呆,處事聰明,在中國尤其不失為一種上佳做人姿態。?


  有兩個和尚住在隔壁,所謂隔壁就是隔壁那座山,他們分別住在相鄰的兩座山上的廟裏。這兩座山之間有一條溪,於是這兩個和尚每天都會在同一時間下山去溪邊挑水,久而久之他麼變成為了好朋友。

  就這樣時間在每天挑水中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五年。突然有一天左邊這座山的和尚沒有下山挑水,右邊那座山的和尚心想:“他大概睡過頭了。”便不以為意。

    哪知道第二天左邊這座山的和尚還是沒有下山挑水,第三天也一樣。過了一個星期還是一樣,直到過了一個月右邊那座山的和尚終於受不了,他心想:“我的朋友可能生病了,我要過去拜訪他,看看能幫上什麼忙。”

  於是他便爬上了左邊這座山,去探望他的老朋友。??

  等他到了左邊這座山的廟,看到他的老友之後大吃一驚,因為他的老友正在廟前打太極拳,一點也不像一個月沒喝水的人。他很好奇地問:“你已經一個月沒有下山挑水了,難道你可以不用喝水嗎?”?

  左邊這座山的和尚說:“來來來,我帶你去看。”於是他帶著右邊那座山的和尚走到廟的後院,指著一口井說:“這五年來,我每天做完功課後都會抽空挖這口井,即使有時很忙,能挖多少就算多少。如今終於讓我挖出井水,我就不用再下山挑水,我可以有更多時間練我喜歡的太極拳。”?

  我們在公司領的薪水再多,那都是挑水。而把握下班後的時間挖一口屬於自己的井,未來當年紀大了,體力拚不過年輕人了,還是有水喝,而且喝得很悠閒。?

  


  一位原音樂系的學生走進練習室。在鋼琴上,擺著一份全新的樂譜。??

  “超高難度……”他翻著樂譜,喃喃自語,感覺自己對彈奏鋼琴的信心似乎跌到穀底,消靡殆盡。已經三個月了!自從跟了這位新的教導教授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教授要以這種方式整人。勉強打起精神。他開始用自己的十指奮戰、奮戰、奮戰……琴音蓋住了教室外面教授走來的腳步聲。

  指導教授是個極其有名的音樂大師。授課的第一天,他給自己的新學生一份樂譜。“試試看吧!”他說。樂譜的難度頗高,學生彈得生澀僵滯、錯誤百出。“還不成熟,回去好好練習!”教授在下課時,如此叮囑學生。

  學生練習了一個星期,第二周上課時正準備讓教授驗收,沒想到教授又給他一份難度更高的樂譜,“試試看吧!”上星期的課教授也沒提。學生再次掙扎于更高難度的技巧挑戰。

  第三周。更難的樂譜又出現了。兩樣的情形持續著,學生每次在課堂上都被一份新的樂譜所困憂,然後把它帶回去練習,接著再回到課堂上,重新面臨兩倍難度的樂譜,卻怎麼樣都追不上進度,一點也沒有因為上周練習而有駕輕就熟的感覺,學生感到越來越不安、沮喪和氣餒。教授走進練習室。學生再也忍不住了。他必須向鋼琴大師提出這三個月來何以不斷折磨自己的質疑。

  教授沒開口,他抽出最早的那份樂譜,交給了學生。“彈奏吧!”他以堅定的目光望著學生。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連學生自己都驚訝萬分,他居然可以將這首曲子彈奏得如此美妙、如此精湛!教授又讓學生試了第二堂課的樂譜學生依然呈現出超高水準的表現……演奏結束後,學生怔怔地望著老師,說不出話來。

  “如果,我任由你表現最擅長的部分,可能你還在練習最早的那分樂譜,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程度……”鋼琴大師緩緩地說。??

  悟語:人,往往習慣於表現自己所熟悉、所擅長的領域。但如果我們願意回首,細細檢視,將會恍然大悟:看似緊鑼密鼓的工作挑戰,永無歇止難度漸升的環境壓力,不也就在不知不覺間養成了今日的諸般能力嗎?因為,人,確實有無限的潛力!?

  

  大多數的同仁都很興奮,因為單位裏調來了一位新主管,據說是個能人,專門被派來整頓業務。可是,日子一天天過去,新主管卻毫無作為,每天彬彬有禮進辦公室,便躲在裏面難得出門,那些緊張得要死的壞份子,現在反而更猖獗了。他哪里是個能人,根本就是個老好人,比以前的主管更容易唬。

  四個月過去了,新主管卻發威了,壞份子一律開革,能者則獲得提升。下手之快,斷事之准,與四個月中表現保守的他,簡直象換了一個人。年終聚餐時,新主管在酒後致辭:相信大家對我新上任後的表現和後來的開刀闊斧,一定感到不解。現在聽我說個故事,各位就明白了。

  我有位朋友,買了棟帶著大院的房子,他一搬進去,就對院子全面整頓,雜草雜樹一律清除,改種自己新買的花卉。某日,原先的房主回訪,進門大吃一驚地問,那些名貴的牡丹哪里去了。我這位朋友才發現,他居然把牡丹當草給割了。後來他又買了一棟房子,雖然院子更是雜亂,他卻是按兵不動,果然冬天以為是雜樹的植物,春天裏開了繁花;春天以為是野草的,夏天卻是錦簇;半年都沒有動靜的小樹,秋天居然紅了葉。直到暮秋,他才認清哪些是無用的植物而大力剷除,並使所有珍貴的草木得以保存。???

  說到這兒,主管舉起杯來,"讓我敬在座的每一位!如果這個辦公室是個花園,你們就是其間的珍木,珍木不可能一年到頭開花結果,只有經過長期的觀察才認得出啊。"?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的學者做了這樣一個實驗:把6只猴子分別關在3間空房子裏,每間兩隻,房子裏分別放著一定數量的食物,但放的位置高度不一樣。第一間房子的食物就放在地上,第二間房子的食物分別從易到難懸掛在不同高度的適當位置上,第三間房子的食物懸掛在房頂。數日後,他們發現第一間房子的猴子一死一傷,傷的缺了耳朵斷了腿,奄奄一息。第三間房子的猴子也死了。只有第二間房子的猴子活的好好的。

  究其原因,第一間房子的兩隻猴子一進房間就看到了地上的食物,於是,為了爭奪唾手可得的食物而大動干戈,結果傷的傷,死的死。第三間房子的猴子雖做了努力,但因食物太高,難度過大,夠不著,被活活餓死了。只有第二間房子的兩隻猴子先是各自憑著自己的本能蹦跳取食,最後,隨著懸掛食物高度的增加,難度增大,兩隻猴子只有協作才能取得食物,於是,一隻猴子托起另一隻猴子跳起取食。這樣,每天都能取得夠吃的食物,很好的活了下來。做的雖是猴子取食的實驗,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說明了人才與崗位的關係。

  崗位難度過低,人人能幹,體現不出能力與水平,選拔不出人才,反倒成了內耗式的位子爭鬥甚至殘殺,其結果無異于第一間房子裏的兩隻猴子。崗位的難度太大,雖努力而不能及,甚至埋沒、抹殺了人才,有如第三間房子裏的兩隻猴子的命運。崗位的難度要適當,循序漸進,如同第二間房子的食物。這樣,才能真正體現出能力與水平,發揮人的能動性和智慧。同時,相互間的依存關係使人才間相互協作,共渡難關。?

  

  東東有個神奇的體溫表,它不僅可以測到體溫還可以測到心情。

  東東最怕的數學考試來臨時,體溫表知道他很恐慌不想去考試,就把溫度升上去很多,東東就因為可以請病假而不用去考試了;東東發燒的時候,卻非常想出去春遊,體溫表得知了他期待的心情,就把體溫的數字降低到正常,東東就高興的去玩了,但結果回家後病情就加重了。

  時間一長,東東就發現了是體溫表有問題,生氣的對他說:“你幹嘛要自作聰明啊?你就是一個體溫表而已!你就明明白白告訴我事實真相就好了啊!!!你憑什麼變來變去的!”這時候體溫表委屈的說:“我死去的哥哥就是因為每次都告訴了你事實真相,結果就被你給摔碎了啊……”

  很多人在該做自己的事情的時候,越過了自己應該負責的職責,本來自己只要做這一小堆事情就好了,卻偏偏要想到許多宏觀的離自己職責很遠的東西並在其中左右著自己,這樣的出發點也許是好的,但具體的工作並不需要每個人都成為政治家,如果過了的話,那每個人實際上都沒有盡到自己的本份,那才是最沒有職業道德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ngchen 的頭像
tangchen

駝門

ta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