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孩子 需要部落同心協力

商周918陳雅玲

希拉蕊的《It Takes A Village》中文版《同村協力》,在一九九六年出版。她的理念:「每個孩子,都需要一個守護者;每個家庭,都需要部落的支持。」也成為當時剛剛創立的「八頭里仁協會」願景之一。
為挽救日據時代北投溫泉浴池而成立的「八頭里仁協會」,更希望將社區打造為「現代部落」。「我們一起研讀過希拉蕊的書後,了解到只把自己小孩教好是不夠的;只有把同班同學、鄰居都關懷好,你的孩子才能健全成長。」協會總幹事丁玉嬋說。
協會現任理事長,台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的楊俐容指出,社區許多家庭經濟壓力大,父母忙於生計,對教養小孩有心無力;另外,也有很多無心無力的父母,造成孩子偏差行為。
「暴力行為會代代相傳。但是,也有人出污泥而不染。」楊俐容表示,當孩子生命遇到「貴人」,在父母之外,看到其他生命的典範,就可能有不一樣的人生。「有的家庭無法支持孩子成長所需要的養分,我們就要作他們『生命中的貴人』。」
八頭里仁協會這幾年為社區孩子,辦了多次「春風少年自信營」、「少年鄉土義工訓練營」等活動。為了讓社區弱勢家庭的孩子,也有機會接觸藝術文化,協會特別出錢,請表演團體到北投演出,並由志工媽媽到學校,把所有的孩子一起接去觀賞。
平時,楊俐容把重心放在附近小學的EQ教育。經過志工培訓,百齡、關渡、清江、大同、逸仙、文化國小,都有一個二十人以上的志工團。「這是花五毛錢,未來省一塊錢的工作,當然一定要做。」?八頭里仁協會副理事長陳麗瑛,則帶領二十來位志工媽媽(還有一位爸爸),在孩子就讀的國小,擔任「認輔媽媽」,直接與行為偏差或學習障礙的孩子一對一相處。

陳麗瑛認輔過一個孩子,爸媽從小離異,五年級的時候,單親爸爸失業,又犯案被羈押。孩子一個人住在捷運下違章搭建的破屋裡,連三餐都沒有著落。後來爸爸拜託友人照顧吃的,其他就沒辦法了。
「這孩子真的很命苦,」陳麗瑛不捨地說,有一天孩子被告,因為鄰居機車失竊,在破屋裡看到被拆解的車身、零件。陳麗瑛想,這麼小的孩子,應該還不懂怎麼拆解機車,可能是別人犯案後,把贓物拖到那裡存放。
陳麗瑛陪著上了兩次法庭,孩子才獲判無罪。後來,學校幫他轉介到社工單位,安排了一個寄養家庭,生活才安頓下來。「輔導室主任上次在榮總看到他當義工,已經讀高一了,」陳麗瑛安慰地說。
志工媽媽錢淳鈴表示,她無法把認輔的孩子從不幸的家庭拉出來,只希望種下一棵種子,讓孩子感覺到,這個社會有善的力量。有一天,這力量還是會發芽。「我是暖暖包,只能幫他熱一陣子,但他永遠會記得,他曾經溫暖過。」
阿宏的貴人 一對夫妻讓他改掉偏差行為
正是抱持著這樣的心,八斗子一對在公、教界服務、沒有孩子的夫妻,固定在週末兩天,把阿宏(《商業周刊》去年「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報導的「阿祖的兒子」)帶在身邊。阿祖生病住院時,也把阿宏接回家。
就像一般父母,他們除了陪他,看他的功課,更注意他的行為舉止。據侯硐國小校長林再源和水餃店老闆娘的觀察,將近一年下來,阿宏雖然功課還難見起色,但是打人、偷竊等偏差行為已經消失很久了。
尋求一種管道對失能家庭的孩子付出,就是「新部落主義」。台東縣警局局長施源欽在台東推行社區警政,鼓勵各派出所利用閒置空間與閒暇人力,為隔代教養家庭照顧放學後的孩子。派出所募來電腦、書籍,孩子做完功課,就可以免費上網。

「省了網咖的錢,孩子偷竊行為少多了,」台東縣壢坵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秀英笑著說。
在南部,高雄縣燕巢鄉圖書館館長蔡秀菊,看到不少弱勢家庭孩子乏人管教,放學後跟著大孩子在街上鬼混、偷車,決定利用現成的圖書館空間,號召義工媽媽,辦理週三、週六安親班。這些孩子不喜歡讀書,圖書館就多安排戶外、手工藝活動,例如打球、捏麵、皮影戲。
目前四個據點,收兩百名學童,一年只需要五十萬元支付大專志工的保險、車馬費。每個孩子每月只需要兩百元,就可能改變一生。
在南投九二一災區,空手道教練黃泰吉夫婦收了幾十個家長自殺、酗酒、失業的孩子,把他們鬱卒狂飆的心,收攏在空手道一次次踢、砍、劈之中。其中,一位孩子韓毓晨還在九十一、九十二年全國中正盃比賽二度奪冠。
失能家庭越來越多,我們能守護多少身陷其中的孩子?
文化國小認輔媽媽黃懷玉說得好:「只要能阻止他惡化的傾向,不管他未來是成功還是平凡,就是對社會正面的力量。」

教養孩子 需要部落同心協力

商周918陳雅玲

希拉蕊的《It Takes A Village》中文版《同村協力》,在一九九六年出版。她的理念:「每個孩子,都需要一個守護者;每個家庭,都需要部落的支持。」也成為當時剛剛創立的「八頭里仁協會」願景之一。
為挽救日據時代北投溫泉浴池而成立的「八頭里仁協會」,更希望將社區打造為「現代部落」。「我們一起研讀過希拉蕊的書後,了解到只把自己小孩教好是不夠的;只有把同班同學、鄰居都關懷好,你的孩子才能健全成長。」協會總幹事丁玉嬋說。
協會現任理事長,台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的楊俐容指出,社區許多家庭經濟壓力大,父母忙於生計,對教養小孩有心無力;另外,也有很多無心無力的父母,造成孩子偏差行為。
「暴力行為會代代相傳。但是,也有人出污泥而不染。」楊俐容表示,當孩子生命遇到「貴人」,在父母之外,看到其他生命的典範,就可能有不一樣的人生。「有的家庭無法支持孩子成長所需要的養分,我們就要作他們『生命中的貴人』。」
八頭里仁協會這幾年為社區孩子,辦了多次「春風少年自信營」、「少年鄉土義工訓練營」等活動。為了讓社區弱勢家庭的孩子,也有機會接觸藝術文化,協會特別出錢,請表演團體到北投演出,並由志工媽媽到學校,把所有的孩子一起接去觀賞。
平時,楊俐容把重心放在附近小學的EQ教育。經過志工培訓,百齡、關渡、清江、大同、逸仙、文化國小,都有一個二十人以上的志工團。「這是花五毛錢,未來省一塊錢的工作,當然一定要做。」?八頭里仁協會副理事長陳麗瑛,則帶領二十來位志工媽媽(還有一位爸爸),在孩子就讀的國小,擔任「認輔媽媽」,直接與行為偏差或學習障礙的孩子一對一相處。

陳麗瑛認輔過一個孩子,爸媽從小離異,五年級的時候,單親爸爸失業,又犯案被羈押。孩子一個人住在捷運下違章搭建的破屋裡,連三餐都沒有著落。後來爸爸拜託友人照顧吃的,其他就沒辦法了。
「這孩子真的很命苦,」陳麗瑛不捨地說,有一天孩子被告,因為鄰居機車失竊,在破屋裡看到被拆解的車身、零件。陳麗瑛想,這麼小的孩子,應該還不懂怎麼拆解機車,可能是別人犯案後,把贓物拖到那裡存放。
陳麗瑛陪著上了兩次法庭,孩子才獲判無罪。後來,學校幫他轉介到社工單位,安排了一個寄養家庭,生活才安頓下來。「輔導室主任上次在榮總看到他當義工,已經讀高一了,」陳麗瑛安慰地說。
志工媽媽錢淳鈴表示,她無法把認輔的孩子從不幸的家庭拉出來,只希望種下一棵種子,讓孩子感覺到,這個社會有善的力量。有一天,這力量還是會發芽。「我是暖暖包,只能幫他熱一陣子,但他永遠會記得,他曾經溫暖過。」
阿宏的貴人 一對夫妻讓他改掉偏差行為
正是抱持著這樣的心,八斗子一對在公、教界服務、沒有孩子的夫妻,固定在週末兩天,把阿宏(《商業周刊》去年「一個台灣兩個世界」報導的「阿祖的兒子」)帶在身邊。阿祖生病住院時,也把阿宏接回家。
就像一般父母,他們除了陪他,看他的功課,更注意他的行為舉止。據侯硐國小校長林再源和水餃店老闆娘的觀察,將近一年下來,阿宏雖然功課還難見起色,但是打人、偷竊等偏差行為已經消失很久了。
尋求一種管道對失能家庭的孩子付出,就是「新部落主義」。台東縣警局局長施源欽在台東推行社區警政,鼓勵各派出所利用閒置空間與閒暇人力,為隔代教養家庭照顧放學後的孩子。派出所募來電腦、書籍,孩子做完功課,就可以免費上網。

「省了網咖的錢,孩子偷竊行為少多了,」台東縣壢坵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秀英笑著說。
在南部,高雄縣燕巢鄉圖書館館長蔡秀菊,看到不少弱勢家庭孩子乏人管教,放學後跟著大孩子在街上鬼混、偷車,決定利用現成的圖書館空間,號召義工媽媽,辦理週三、週六安親班。這些孩子不喜歡讀書,圖書館就多安排戶外、手工藝活動,例如打球、捏麵、皮影戲。
目前四個據點,收兩百名學童,一年只需要五十萬元支付大專志工的保險、車馬費。每個孩子每月只需要兩百元,就可能改變一生。
在南投九二一災區,空手道教練黃泰吉夫婦收了幾十個家長自殺、酗酒、失業的孩子,把他們鬱卒狂飆的心,收攏在空手道一次次踢、砍、劈之中。其中,一位孩子韓毓晨還在九十一、九十二年全國中正盃比賽二度奪冠。
失能家庭越來越多,我們能守護多少身陷其中的孩子?
文化國小認輔媽媽黃懷玉說得好:「只要能阻止他惡化的傾向,不管他未來是成功還是平凡,就是對社會正面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駝門

ta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